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天机网 首页 物联网 查看内容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全球最大物联网智能平台,原来是中国智造!

admin 2017-11-10 09:22

“我们是全球最大物联网(IOT)智能平台。”当涂鸦智能创始人王学集这样宣布时,公司总部所在的杭州同行还在到处托人打听“哪里突然冒出来的”,而来自全球六大洲的合作商家却点头默认了这个事实。

涂鸦智能是拿数据来佐证自己江湖地位的:3年的时间,累计服务2000多家制造业企业,覆盖家电智能全品类;帮助中国制造业智能产品走向全球六大洲、165个国家;云平台在全球布置云端节点,每日访问量超3亿次,每天200万次AI交互量,一年为客户创造的智能产品成交额超100亿。

当自家生产的智能硬件,密密麻麻放了近千件,却还有一半来不及展示时,王学集感慨,当年定位的全球化智能平台,总算成型了:“没想到这个模式竟然跑通了,运气太好了!”

对标阿里平台云的底层逻辑,低调到前几周才刚引入市场副总裁的涂鸦,在全球市场硬生生开辟了新战场。3分偶然,7分必然。

随着echo的美国市场占有率超过20%的临界线时,和2010年苹果创造了智能手机时代的前夜一摸一样。涂鸦想成为所有智能产品入口的征程才刚开始,公司一直悬挂的横幅“狭路相逢勇者胜”正隐喻着未来的战场。

01

涂鸦峰会沙龙PPT被人拍视频拿走学习

2017年10月26日,涂鸦智能在深圳主办了一场全球智能化商业峰会。上千人的会场,座无虚席,最前排许多人席地而坐,最后排也是拥挤地站满了人,会场两个入口已被人流堵塞,会场外的各种智能化产品的站台,咨询了解的人更是来往不绝。

涂鸦智能第一次主办如此大型的峰会,场面就如此火爆,与王学集同为80后的另一名创始人杨懿看来,是意料之中的。

“这有非常多的外国客户,他们是专门从美国印度飞过来参加的,很多人只待一天就走。就为了参加这个会。因为这就现实情况,越来越多的品牌方、销售渠道方在更加迅速地、渴求地去寻找各种类型的智能化产品。”

杨懿说,那几天,他们都忙疯了。在27日凌晨2点钟,他的微信群里还有个一直使用他们平台的台湾的工程师说,这次专程跑到深圳,把他们峰会现场,以及圆桌沙龙讲的每一页PPT全拍下来制成了视频,做成说明书,回去一个一个教他的客户。

涂鸦受到热捧,杨懿的淡定,是团队三年的快速迭代铸就的。这与初创时相比,简直天壤之别。王学集介绍,2014年,他们从阿里离职后,就宣称要做企业不可或缺的智能化产品的入口,结果口号喊出去了,到底怎么做到,团队都没想清楚。

没想清楚没关系,先干起来再说。

王学集和多年同学加同事的陈燎罕、杨懿商量后,先一起做智能硬件练手。为此,他们花了半年的时间,尝试了智能鱼竿、智能电热毯,但都不太成功。只有智能相框比较成功,走向了市场、实现了量产。其原理是用APP和智能SD卡结合,使拍的照片,通过他们架构的云服务器,瞬间完成云端的存储及传到异地亲人的手机查看。

涂鸦智能开关控制几十组灯泡变色

经过这样的不断试错练手,王学集团队开始对智能软硬件有了深入的了解,也有了说服客户的真实产品。此后,他们开始找客户谈合作,结果连连碰壁,大厂商都不搭理他们。

幸运的是,有了转机。杨懿记得很清楚,那是2015年11月30日晚上10点多钟,为宁波一家电暖机厂商做的智能化产品做成功,并调试完成。他们兴奋不已,立刻把视频发给对方检查,宁波厂商很满意。

接下来海外市场也有了转机,该宁波厂商接到了智利家电集团Beca的订单。随后,由于时差问题,杨懿团队工程师每天半夜值班,为Beca集团解答各种技术问题。由此,工程师当客服解答客商疑问,成了涂鸦团队延续至今的风格。在此后不到4个月的时间里,涂鸦智能与4个不同厂商对接,完成了Beca 6款产品的研发,并于2016年初全部在智利落地。

这个合作,不但让王学集团队看到了希望,更打开了涂鸦智能的海外大门。

02

涂鸦的运气与挑战

国外市场初战告捷,国内市场却还是一片荒芜。

说到这一块,王学集和杨懿都表示,对当初那些被他们当做小白鼠,来做智能产品练手实验的厂商,非常感激。这其中就包括了宁波电暖机和长虹空调厂商。在峰会当日,他们的老板被专门请到会场前排就坐,并点名感谢当年的支持。

杨懿介绍,峰会当晚,他请长虹空调的相关负责人吃饭,又回忆起了当时机遇,双方都感慨不已。

2016年4月25日,公司做业务的同事背着包,装着涂鸦的宣传资料,在广交会四处转悠,看看哪些厂商要做智能产品,就上前递资料。后来就跑到了长虹展位上,跟长虹的外贸业务员就聊出了订单。原来长虹10个月前接了美国一个智能空调的订单,要在2016年6月初交货,时间不足两个月,长虹却没有研发出智能产品,连Demo都没有,火烧眉毛。

涂鸦平台,智能化解决方案服务流程

当时的涂鸦,对顶级空调厂商长虹而言,就是救命稻草。而长虹对于渴求订单施展拳脚的涂鸦来说,就是及时雨、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时间紧迫,双方一拍即合,开工干活。

随后,王学集团队从长虹厂,把一台空调样机,夯吃夯吃地搬到杭州公司,同时拿了一份空调智能定义列表。三天时间,开发出相应的APP模块系统,10天时间把硬件智能化升级完成。之后又联合自家模块供应厂商,按照长虹的工艺标准,一起为长虹赶工,把全球通用的模块嵌入几万台空调控制面板中。24小时连轴转的忙碌,终于在6月2日货轮出航前,升级了所有空调。

靠运气而来的长虹空调订单,让涂鸦智能迅速在国内智能家电市场打开局面,甚至延伸到军工行业。

运气是涂鸦智能化平台成型的助攻,但团队身上的烙印更是不容小觑的。

涂鸦3名创始人都是来自阿里巴巴的早期高管团队。因此,创立涂鸦之初,商业模式上就处处模仿阿里系产品。访谈中,阿里云、支付宝、淘宝模式,是王学集和杨懿不厌其烦地提及的参照物。正如其所说:“我们的平台是零门槛的,就像你在淘宝上当天开个店,不需要任何高成本的技术研发投入,就能完成一样。

杨懿告诉锌财经创始人潘越飞,涂鸦还有一些客户是推翻自己之前花大成本自建的平台,接入涂鸦平台的。“我们有客户之前做了五年,把自己深圳的房子都卖掉了,后面又赔得非常厉害,只好把所有产品线砍掉,专做涂鸦智能产品。

王学集补充道,客户之所以如此做,是因为涂鸦为厂商提供了联网模块、全球通用的云端服务、自主开发APP等智能化服务,还采用了更加开放的平台化模式,推出了一站式智能化解决方案,解决了厂商开发周期长、成本高、难度大的问题。厂商只需在现有产品中放入涂鸦联网模块,就可以做出真正推向全球市场的消费级智能产品。

然而,就终端用户体验来看,智能产品的体验并不是很好。比如,涂鸦给参会人员赠送的智能灯泡和插座的体验套装,就wifi的连接,就有点麻烦,需要输入手机号的那种Wifi热点,是无法兼容的。即使换到输入密码的wifi热点,响应效率也不是王学集所说“几十毫秒”的快速,几秒还是有的。这个速度,也就成了王学集口中的“故障”。

03

涂鸦的的未来:随时爆发的活火山

王学集曾介绍,响应速度慢的情况出现,主要是网络环境不好。还有就是技术太差,比如在家里,通过一个智能音箱,喊个海尔的智能冰箱,三秒才响应,那产品智能化就是有问题的。

除了这种产品体验没有达到理想的水准。包括智能家居产业在内的,整个物联网行业的智能化水平,也是很低的。王学集称,目前只是万物联动了,要达到万物智能化,让产品帮你思考,记忆存储你的生活信息,那还有一段路要走。

据统计,整个物联网市场,到2020年之前,预计48%的份额是在消费产品领域,比如家具产业。

消费领域只是涂鸦最开始切入的行业。因为涂鸦搭建整个涂鸦平台底层逻辑架构的时候,做的是一个物联网通用的一个底层,对于切入工业和农业领域,是无障碍的。杨懿称,目前,平台已经开始积累工业和农业客户。这其实沿用了王学集团队当初在做阿里云时的那套逻辑。做几个标准案例出来,然后在其他领域逐渐推广。

任何高科技产品的进化,都像智能手机行业的变革一样。杨懿说,这有三个必然趋势:

第一,一定是由少及多的。款式开始一定很少,最开始的那些技术是比较难攻克的,只能出第一款基本机型,很难去做碎片化的需求,以及一些更垂直的延伸。一定先满足更基础的功能,再逐步扩展品类。

第二,一定是由贵到平的。开始因为前期投入太大,品牌的教育成本也太高,开始都是很贵的产品。一开始绝对注定是少数人先买,尝鲜,最有购买力的人,最饥渴的人先尝鲜。但是随着技术的成熟,产业链的成熟,以及前期的研发的成本的逐步平摊,和涂鸦一样的平台出来,价格会逐步下浮。

第三,一定是由西向东的。西方国家再到东方国家。一定是购买力最强的市场先打开,然后逐步下沉到发展中国家市场。

杨懿介绍,根据这样趋势,我们发现,现在智能产品需求不断扩大,使用量增加,再不是买回家当花瓶摆设。这证明智能家居场景对消费者来讲是有利的、是带来方便的。比如,北美的人在家越来越少点APP了。他们更习惯跟语音设备说话。“因为舌头比指头更好用。”

所以,智能家居的概念,自从比尔盖茨在1998年提出以来,市场成熟的燃点终于显现出来。

杨懿判断,今年至少在美国会是一个大爆发,因为亚马逊智能音箱(Amazon echo)的销售额已突破1500万台,也就是美国大概10%的家庭渗透率了,放到互联网产业,这也是很恐怖的数字。

而在中国物联网行业,市场至少是成熟了。为此,低调多年的涂鸦智能,在今年高调亮相,晒出隐形冠军的家底。

王学集对日本黑泽明的电影《影子武士》印象深刻。因为里面主人公以《孙子兵法》中的“风林火山”为军旗,征战四方。寓意“侵掠如火,不动如山”。后来,王学集发现,Tuya英文的中文含义就是平顶火山(活火山)。王学集觉得,这就是涂鸦智能的真实写照,它有一天定会突然爆发,引领行业浪潮。

Q&A

Q:公司发展的关键点是什么?

A:大的范畴很简单,就是我们肯定是要做公有云,绝对不做私有云的。这可能跟创始人的基因有一定的关系,我本来就是做开源软件的,最讨厌的就是做定制的。

Q:到目前为止,涂鸦独创了哪些东西?

A:我们独创的就是我们把这个行业变成了一个互联网平台的模式。通过互联网的手段,用我们平台的思维把它降到了零门槛。

来自: 搜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