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天机网 首页 机器人 查看内容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获1亿美元A轮融资,这家机器人系统公司凭什么?

admin 2016-9-22 18:05

  +

  文/小饭桌新媒体主编 袭祥德

  提要

  ?2014年11月成立至今,ROOBO已经在全球投资了十来个围绕机器人的国外团队,耗资上亿元

  ?凭借开发+合作,ROOBO初步建立了包含软硬件、人工智能、语音识别、芯片等在内的机器人产业系统能力

见到刘颖博的时候,他正在紧张彩排,在追光的照射下演讲有点紧张,但满脸兴奋。

两年前,曾是食神摇摇联合创始人的刘颖博随着公司被合并,便与尹方鸣(前360手机助手,随身WIFI创始人)、雷宇(前360安全卫士负责人)创立了一家智能硬件和机器人系统公司——ROOBO

921日,他决定公布这两年来的一系列成果,包括布丁儿童机器人、宠物狗机器人、VR一体机等产品系列,并宣布已获得1亿美元A轮融资,领投方为科大讯飞,跟投方为一家上市公司,以及深圳资本。

从六七个人起步,到现在300多员工;从初期摸索到定位机器人系统与服务平台,ROOBO走了一条与其他机器人公司或智能硬件公司完全不同的路,当然也趟过了不少坑。

ROOBO到底是一家什么公司,又凭借什么获得资本认可?

这要从2014年初说起。

换一种玩法

刘颖博是一位连续创业者。2014年初,当时颇有名气的一款美食应用食神摇摇正在酝酿被美丽说合并,后者以非常低的代价获得食神摇摇的团队。

联合创始人刘颖博却对加入美丽说没什么兴趣,“这件事情做不起来,对我就没什么意义了。”

下一步做哪个方向的创业?刘颖博与正在寻找新机会的尹方鸣经常碰撞。

他们有一个感觉,再做一款App可能已经没有什么机会了,智能机红利降的很厉害,App推广费用非常高,这个方向上的大部分项目都是一场近身厮杀。

相反,硬件可能是一个不错的方向,尹方鸣做的360随身WIFI大家觉得很刺激。而硬件做什么,怎么做,在真正成立公司之前,几位创始人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摸索。

他们把智能硬件能够做的方向捋了一遍,摒弃了几个方向后,留下了几个不错的方向,比如智能机器人、VR一体机、无人机等等。

当时,他们可以选定一个单品去做,并且也有机构承诺投资。问题是,几位创始人没有做一款复杂硬件的经验,更没有相关的技术积累,甚至团队都是不完整的。他们甚至合并来一个团队研发第一代布丁机器人。

但很快他们发现,这件事情不能这么玩,“这是一个费钱的事儿,比移动互联网烧钱还夸张,而且不会很快见到很好的现金流,越做越能有这种感受,但一定是一个特别牛逼的跑道。”刘颖博告诉小饭桌。

还有一个关键问题,只做一款智能硬件,风险实在太大,一款卖不出去,公司就可能挂掉。

一方面他们需要有底层的技术团队;另一方面,要想办法投资国内或者国外现成的产品和技术公司。

20149月,ROOBO还没有正式成立,刘颖博就带着七八个人直接到深圳。因为摸索一段时间他发现,深圳没有人是完全不行的,当时有很多北京的硬件创业团队挂都挂在对深圳不理解上,供应链、质量、生产、管控等一系列事情。

来到深圳第一件事,他蹲到华为楼下去挖人。深圳有很多方案公司,但这些人不能修改很底层的东西,只能做一些二次开发,但机器人是很新的产品,需要自己的内存驱动,加入很多新的元器件,方案公司的人做不了这些。一位负责底层软件开发的骨干,刘颖博挖了六次,最后一次在对方家楼下,一直谈到夜里两三点。

“就是要搭的一个典型的深圳公司团队,能研发、设计、量产产品。”刘颖博说,现在深圳公司的员工已经超过100人。

有了一定的研发和设计能力,熟悉深圳的智能硬件生产,ROOBO就有了一个最基础的优势,去执行一个与众不同的发展策略,那就是通过资本的方式投资一系列机器人和人工智能领域的产品公司。

201411月公司成立至今,ROOBO已经在全球投资了十来个这样的项目,在没有自己的产品正式上市之前,就扔出去了上亿元,有些资金来源于借款。

由轻变重

为了找到合适的投资标的,刘颖博等人开始发动朋友们推荐。2014年下半年,一次偶然的机会,他们接触到了一个韩国机器人创业团队InnovativePlayLab。这家公司已经做了十多年,十几个人,但基本依靠政府补贴活着。

他们的一款可移动机器人,希望在中国生产,并且打入中国市场。当时,这家公司也正在国内找一些投资,海尔、腾讯等都有接触过。ROOBO创始人团队拿到公司资料,看了以后觉得不错,产品基本成型,主要优势在于多年积累的运动和动作数据,便直接与对方在深圳见了一面。很快,刘颖博就带着人飞赴韩国首尔,准备谈判注资。

对于如此热情的中国人,韩国团队似乎心存疑虑。“就怀疑这帮人是不是忽悠啊。”刘颖博记得他们到的第一天晚上,对方请客吃烤肉,刚刚吃饱就没东西了,看上去似乎不是那么好客。

不过,第二天在与对方创始人团队深入沟通之后,对方信任度增加了不少,刘颖博适时递上“攒”出来的TermSheet,基本上是按照一个市场价格入股,对方满意。

ROOBO展现出的吸引力则包括,入股的同时可以帮他们搞定在中国区的设计、生产、销售等各个环节,ROOBO在深圳已经建立了一只不错的硬件团队。

很快,韩国团队又来深圳,ROOBO从富士康挖来的模具专家指导其产品的量产。刘颖博说,这位专家只花了两个小时就找出了四五十个问题,“对方负责模具的哥们彻底跪了,觉得你确实有专家,对产品量产有帮助。”

20154月,ROOBO在这家韩国公司的A轮融资中投入400万美元,成为战略投资方。现在,由InnovativePlayLab开发的宠物狗机器人DOMGY即将通过ROOBO在国内上市销售。

刘颖博说,这也是为什么在早期传播中,ROOBO将自己定位为智能硬件发行平台的原因,其实是阶段性目标。最初,他们希望ROOBO的模式轻一点,国外团队提供技术和硬件,ROOBO提供底层软件,并负责国内市场的生产、销售和品牌。

后来他们发现,这远远不够,“原来我们就是做系统模板,把AI交互换掉,更符合中国人习惯,就是帮你生产,给你换软的,但现在做的过程中,发现你硬件也不太成,量产的时候元器件、处理器可能都迭代了,算了,就直接参与吧。”

刘颖博表示,如此以来ROOBO就越做越重,不仅提供软件方案,还提供硬件方案,慢慢把一些东西抽离出来标准化,其实就是一套机器人开发系统,比如听觉阵列(麦克风)、视觉阵列(相机模组,摄像头模组)、语音识别、图像识别和人机交互等。

语音识别方面,ROOBO主要是与科大讯飞合作,后者也在2015年底正式入股ROOBO。此外,在语义理解方面,ROOBO还投资了一家国外公司。

除此之外,ROOBO近期还参与投资了一家神经网络的芯片公司,将商业化量产AsicDNN语音识别芯片,这颗芯片将会是第一个应用到机器人上的人工智能芯片。

本质上,ROOBO的打法是通过资本建立稳定合作,搭建起围绕机器人的一个包括底层软件、硬件系统及服务平台,把机器人的一整套业务模式打通。

“我经常拿钱学森举例,他回来攒火箭发现,你妹,螺丝精度都不够,但又发现日本的螺丝精度一直都很够,就是一直没造出火箭来。”刘颖博说,通过合作迅速让ROOBO具有产品和技术能力,降低开发难度。

抢占家庭入口

按照刘颖博的说法,ROOBO在做的事情,是从底层到高层,所有机器人这条线上的能力都部署全,从而形成自己的核心竞争力。

“未来半年或一年,我们会打造一个相对完善的比较标准化的怎么做机器人的系统,这次说重新定义机器人,有个潜台词是想告诉大家,重新定义机器人的玩法。”他说。

据了解,目前ROOBO已经上市的布丁机器人销量已超过10万台。除了赚硬件的钱,作为一个互联网团队,他们也希望赚软件的钱,将各种应用植入到机器人大脑中,通过人工智能和交互的方式,能够与人对话,与家庭的各种设备连接,从而抢占家庭入口。

当然,这是一个很远期的计划。刘颖博很清楚,短时间内智能硬件和机器人不会大爆发,他们还需要熬5-10年。好处也在于,这是一个足够长的跑道,不用总想着怎么赚快钱。

ROOBO的机器人计划最终能否成功,将取决于每款产品的量产情况,以及ROOBO能不能尽早完善这一系统,并持续获得融资。

回顾第三次创业所走过的坑,刘颖博认为主要在做软件产品和硬件产品的方法论不同。互联网公司创业讲究雷军的七字诀:专注、极致、口碑、快。

“做硬件有更高的复杂度,有固有的生命周期,甚至元器件都是有寿命的,完全按照这一思路,很快就挂了。”刘颖博说。

  总的来说

  ROOBO的玩法不同之处在于,成立初期就通过投资大量国外团队,深度参与机器人及周边技术的产品开发与研发,并在这个过程中形成自己的系统集成能力,进而输出这种能力。

  这种平台式的做法,在能力获取上效率很高,但也耗资巨大,机器人产业尚未爆发,短期内难以有高回报,对于团队抗风险外能力是一种考验。

文章点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