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天机网 首页 资讯 查看内容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库克:AR让我兴奋得想尖叫,不为创新而焦虑

admin 2017-6-16 20:12

雷锋网按:苹果CEO蒂姆库克自上台以来就一直受到质疑,理由是没有推出创新性的产品,即使股价飞升,即使月初的WWDC上信息密度极大

但库克本人是怎么看待这些问题的呢?他希望自己像乔布斯一样,为苹果创新辉煌吗?最近他接受了彭博商业周刊的采访,谈到了最近发布的HomePod音箱,增强现实,乔布斯,以及苹果的创新。以下是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编译的采访实录。

对于史蒂夫·乔布斯,您谈过对他感到敬仰。您有考虑别人会怎么看您给苹果留下了什么吗?

完全不会。老实说我不会这样考虑,我会更多的想怎么做事。我希望人们会记得我是一个好人一个正派的人。如果是这样的话,就很成功了。

史蒂夫的DNA永远是苹果基础。现在就是这样,我希望在50年后,100年后也是这样,无论谁是CEO。因为它代表了这家公司。这是他的精神使然,体现在对细节的关注,体现在考虑周到和简单,体现在对用户和用户体验的关注。他的精神让我们关注打造最好的(仅仅是好还不够)、伟大的产品,或他的话来说,“疯狂的伟大”。我们也应该拥有专有技术,因为这是控制自己未来,控制质量和用户体验的唯一方式。而且当做错事时,应该有勇气放弃,对自己诚实,不要因为自己的立场和自尊,而羞于说“我要转变方向”。上面这边就是苹果未来一个世纪的基础和堡垒,就像宪法美国的基础一样,不应该被改变,而应该被尊重。

本质上,史蒂夫多年学习而得出的这些原则就是苹果的基础,但这并不意味着公司没有改变。公司会改变,会进入不同的产品领域,会学习和调整。公司甚至在过去的六七年里,已经在很多事情上发生了变化。但“宪法”不应该改变,它应该保持不变。我把它比作北极星。在做决定时,记住这一点很有必要,它实际上使决策更简单。

库克:AR让我兴奋得想尖叫,不为创新而焦虑

当亚马逊的Echo主攻Alexa助手和家庭沉浸式体验时,HomePod却主要作为一个音乐设备,这让人很惊讶。HomePod如何更好地将苹果融入人们的生活中?

实际上,通过iPhone我们已经进入用户的家庭了,它无处不在。在HomePod之前,我可以用iPhone里的Siri控制家庭。iPhone可以作为闹钟,当我说“早上好”时,家里的灯都会亮起来,温度也会调节到适当的温度。我们也通过Apple TV进入了家庭环境,还有许多人用iPad,Mac也有很重要的地位,而在家庭中没有得到很多关注的,是音乐。所以我们决定把优质的音乐与音箱结合起来。

所以这是一个整体项目,HomePod会成为所有接触点之一,让人们可以控制自己的生活,无论是通过Siri还是iPad?

明确来说,Siri现在遍布3.75亿台设备,我猜它是迄今为止使用最广泛的助手。其中一些请求是在家里完成的,其中一些是在旅途中。这就是我们打造建立的平台。HomePod与我们最开始的做法非常不同。Siri还支持世界各地的多种语言,不仅仅是英语。我们现在处于优势地位。那么在这之后,整个环节中我们缺少的是什么呢?音质和天性就是答案。

您觉得大家会为HomePod花349美元吗?

如果你记得iPod刚出来那会,会发现有很多人说,“为什么有人会花399美元买个的MP3播放器?”当iPhone出来时,也有人说“会有人会买iPhone吗?”iPad也经历了同样的情况。我们一直都在为用户提供他们可能不知道自己想要的东西。

我小时候,音箱是大家都想要的东西,会扛着音箱出门。音乐对在所有年龄的人来说都非常重要,而不仅仅是孩子。HomePod能提供的服务所有人都会喜欢,会带来震撼。

库克:AR让我兴奋得想尖叫,不为创新而焦虑

您谈到过AR增强现实是公司未来的核心。您怎么看待AR的未来?

我觉得它影响深远,我自己对它兴奋得想大叫。让AR进入主流的第一步,就是将它置入操作系统中。我们正在将它融入进iOS 11,并向开发者开放,释放百万开发者的创造力,尽管我们也无法预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有些事可以给出清晰的预期,比如我们已经和宜家谈过,他们的家具都有3D图像。在这个例子中,可以改变我们购买家具和其他物品的体验,顺着这一思路,可以看出它会将体验从企业向消费者端延伸。很少有什么能做到这样。

在企业方面也会有一些变化,AR会成为做事的基础。还会出现一些很酷的消费级产品。我们现在还做不了想做的一切,因为技术还不完善。但这也是吸引人的地方,现在是时候做一些事情了。当人们开始看到新技术的可能性时,会感到非常兴奋,就像我们一样。

苹果过去一直专注于C端市场,而没有在B端市场布局。谈谈您对企业级业务增长的看法。

企业就像机会之母。在过去的某个时间节点,你可能会面临这样的选择:是做C端市场还是B端市场。不过现在情况有些不一样了,企业成了消费者的集合。

过去,几乎所有应用程序都是在Windows中编写的。Mac在企业级市场没有立足之地。不过今天情况完全不同了。对于大多数企业来说, iOS移动操作系统是它他们的首选。IOS是一个奇妙的平台,你可以在上面轻松地编写应用程序。这些应用程序能够帮助你有效地运行业务或者直接与客户交流。我们看到很多企业正在用Mac编写应用程序。Mac是iOS的开发平台。

当今世界的另一大转变在于,那些富有前瞻性的首席信息官和首席执行官都把幸福和高效的员工看成头等重要的事情。关心员工幸福感和工作效率的企业,会为他们提供最能够激发他们潜能和创造力的生产工具。而员工们的选择毫无疑问是iPhone和Mac。借此,我们获得了很多企业的青睐。我认为这一变化不仅发生在美国,世界各地都是如此。这预示这我们能够在企业级市场带来优异的表现,收获令人瞩目的增长。

可以说,我们一定程度上是通过员工切入企业级市场的。但与此同时,我们很久以前就开始在iOS上布局,让它在某些指标上能够达到企业级别,尤其是在安全性方面。我们也和思科、SAP、Deloitte以及IBM建立了友好合作。我充分了解与其他公司合作的重要性。我们在与其他企业建立良好合作关系方面做出了明智的选择。

库克:AR让我兴奋得想尖叫,不为创新而焦虑

此前您曾经宣布了一项10亿美元的先进制造基金计划。那么您是如何看待苹果在美国和全球推动就业机会增长这件事的?

作为一家举足轻重的公司的CEO,我认为我有责任在美国增加就业机会。可能我的想法跟同行有所不同,但我确实认为我们应该扮演这样的角色。我们深入地思考过这个问题:在制造业领域,你总是希望布局未来的技术趋势,而不是投资现有技术。制造业未来将如何发展呢?我认为我们可以在先进制造领域发挥最大的价值。让机器掌握如何快速组装产品的可能性非常大。但在先进制造领域,除了组装产品还有很多工作。康宁就是最好的例子,我们正与之合作,在美国创新,创造大量的工作岗位。

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我们可以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以及部分资金,在美国做尽可能多类似的事情。我们在这里生产了很多元器件,如果人们只看到了最后的组装工序,那么这是非常大的损失。未来,我们必须更好地培训人们,以胜任这些工作。

苹果在美国创造了200万个工作岗位,其中一百五十万是app开发人员。他们几乎遍布美国各地。但与此同时,很多人被遗忘了。所以我开始思考,我们能为此做些什么?我们决定开发一门更加容易上手的编程语言——Swift。我们做的第二个事情就是针对Swift开发了一套课程,而不是让教育工作者们来设计。我们为小学提供了一套课程,因为我们认为编程应该成为一门像英语一样必需的语言。我们称这套课程为Swift Playgrounds。我们于去年开发了这套课程,如今它已经投入使用。

然后我们又想到,还有很多人无法使用到Swift Playgrounds,因为他们已经升入了中学和大学。虽然斯坦福大学里的学生不需要帮助,因为他们已经处在编程领域的前沿,但社区学院里的学生仍然需要帮助,他们一直在编程方面表现不佳。而编程工作正在迅速发展,有可能是美国增长最快的工种。

因此,我们设计了针对这些人群的Swift课程,推向美国各地的社区学院。我们选择了六所院校进行合作,获取他们的反馈。我们免费提供这些课程,与休斯顿、阿拉巴马州的社区学院系统以及俄亥俄州和加利福尼亚州的庞大系统合作——当然,不局限于这些系统。他们将在秋天提供Swift课程,我们衷心希望能有更多的人注册这些课程。教育系统会选择不同知识程度的学员,为他们提供相匹配的课程。

此外,我们还拥有最多的学生开发者。和他们坐在一起时,你的心态会变得很好。他们是理想主义者,热爱学习,不玩世不恭。我们可以借此帮助那些被科技复兴甩在身后的人。

您曾经谈到过一项税收计划,希望借此遣返公司在海外的数十亿美元。

我给过这种建议,但不是为了苹果,而是为了美国。我会提出一个合理的比例,它会是强制性的,而不是像有的人说的,“我会把X部分移回来”。公司无论如何都会被扣税,但可以决定是否将资金移回。这是我对以前的事的做法。

(强制性是指,库克同意所谓的“视同汇回税”,即不管公司是否已经有计划将海外现金汇回美国,都将被视为已经将其现金汇回,并自动欠下了税款)

在未来的事情上,我会提出一个非常简单的系统。我希望扣除的费用是零,不希望有任何费用。我当你开始为人们想要的东西打开大门时,这道门就不会关闭,它只会越来越开放。我会很严格地说,一点也不想扣。税率应该尽可能低,我不知道具体是多少,也许会是人们说的15%,也许不会,也许是20%。

我仍然会缴纳国际收入税。问题的关键不是要征收国际收入税,而是现有的税率太离谱了。当税率为40%时——缴纳35%的联邦税后,还要缴纳州税——没有人愿意把钱汇回,这才是问题所在。

我认为,美国进行国际收入税改革,推出合理的税收制度将非常明智。这对小型企业影响十分巨大,他们将有机会在世界各地销售产品,这值得他们在这个国家定居。

库克:AR让我兴奋得想尖叫,不为创新而焦虑

您和唐纳德·特朗普有哪些合作经历?

作为一个美国人,尤其是CEO,我认为我有责任在自己擅长的领域发挥影响力。我在推动移民问题和巴黎气候协议问题上作了很多努力。但很显然,我和特朗普在这件事情上拥有截然不同的看法,我们不在一个层面上。

尽管我们非常不同。但我希望我们能在某些地方达成一致。他专注于工作的态度值得肯定,但脱离巴黎气候协议太令人失望了。我有责任尽全力阻止这件事情发生。我认为这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在巴黎气候协议问题上,我认为我们还有别的选择,我将再次提交自己的建议。即使到了迫不得已的时候,我也不会起身离开,说:“如果你不按我说的做,我就离开。”我不是议会成员,不会做这样的决定。但我很关心美国,我希望美国能变得更好,从我角度来说,这件事情比血腥的政治更加重要。

再举个例子,退伍军人事务部正在努力为退伍军人提供医疗健康服务。在他们努力所做的一切中,我们在某些方面具备专业知识。因此我们将与他们一同奋斗。我可以在关于退伍军人的政治讨论中说一堆废话,但是我更希望能切实地帮助他们。我的父亲是退伍军人,我的兄弟也服过兵役。苹果公司也有很多军人,他们应该得到更好的医疗健康服务,所以我们将继续为他们提供帮助。

库克:AR让我兴奋得想尖叫,不为创新而焦虑

有评论家称,苹果不再像以前一样富有创新精神了,对此您准备如何回应?

我们是为长期目标而投资的。我们不认为缺乏耐心的短期目标是我们应该优先考虑的,我们不该为此而焦虑。我们应该做到最好,提供能够给用户的生活带来实质性改变的产品。回溯苹果的发展历程,iPod并非第一款MP3播放器,iPhone不是第一部智能手机,iPad也不是第一款平板电脑,这样的例子我还能举很多。

如果你在旅途中斤斤计较于那些耀眼的东西,就将错过广阔的森林。提到伟大的事情,我想到了VR。我们并非第一个谈论VR的企业,这也不是我们所追求的。我们想要的是一些经过深思熟虑,能够整合到平台中,并能释放大量开发者在上面做出非常酷炫的东西的产品。我们拥有很好的开端,就像在家庭扬声器上那样。我们不会因为别的厂商拥有了某件产品,就急于去拥有它。从我们的角度来说,这无关竞争,而是关于站在用户的角度思考,什么样的产品才能真正改善他们的生活。

我们正默默地为此而努力,希望能帮助尽可能多的人。我们在苹果手表中加入了SOS功能,因为我们发现,当你陷入困境时,唯一能做的就是按下手表,然后它会为你拨打911,或者你所在地方的紧急求助电话。几天前,我刚刚收到了一位消费者的邮件。他遭遇了车祸,当时车辆翻倒了,他够不着他的手机,好在他还有智能手表,才得以从车里逃生。你肯定听过类似的故事,这是很有意义的。

via  bloomberg     雷锋网编译

文章来源:雷锋网

原作者: 刘伟 来自: https://www.leiphone.com/news/201706/LywdDzkp00tyONRu.html
文章点评
相关文章